【Design in China】i-am-chen:来认识下中国把针织做得最明媚的设计师

——从工科生辗转成为“织女”,支晨想做“聪明”的设计

http://www.texnet.com.cn/ 2018-12-04 14:36:37 来源:界面新闻

【Design in China】i-am-chen:来认识下中国把针织做得最明媚的设计师

i-am-chen 2017秋冬系列

  “我又被抄袭了!”

  支晨很生气,但是也很无奈。距离她设计的针织衫和针织裙被网红服装店抄袭不过半年,又有朋友告诉她市面上出现了其他仿款,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心力再去维权了。因为她意识到无论从规模上还是声量上,独立设计师都很难与背后有经纪公司支撑的网红抗衡。记得上一次,她还被网红的粉丝叫作“原创狗”。

  支晨的女装品牌i-am-chen成立快两年了,现在工作室的人数只能凑齐一桌麻将——一个负责对外沟通的合伙人、一个助理、一个生产经理和她自己。她觉得要想解决被大公司“欺负”的问题,要么提高抄袭难度,要么就把牌子做大。

  其实i-am-chen的发展速度已经很快了。从2017秋冬系列入驻的两家店,到2019春夏系列的50家店,每一季数量都在成倍增长。现在已经卖去了Browns、Machine-A、连卡佛等知名多品牌零售商处。在中国,i-am-chen入驻了The Balancing、集盒、素然等约20个买手店品牌。

  在上海嘉里中心的素然店铺中,i-am-chen的货架摆在一进门的地方。售货员说,有些款式已经售罄,想买还得从南京调货。

  越来越多的买手注意到i-am-chen,与它的风格自然是分不开的。无论是挂在货架上,还是穿着走在人群中,i-am-chen都有极高的辨识度,几乎每件单品的色彩都十分鲜亮,衣服上略微抽象的图案,搭配圆润的勾画手法显得俏皮童趣。

  面料方面,支晨主攻针织,她擅长把不同特性的纱线组合起来,创造与传统毛衣不同的质感,既保留了针织的柔软感,又能让版型挺阔。

  Tube Showroom已经与支晨合作了三季,创始人Zemira Xu回忆起第一次看到i-am-chen时,是眼前一亮的感觉。“我很喜欢她对色彩的运用,因为要把很多颜色组合在一起还是挺有挑战性的,但i-am-chen的色彩呈现就很有年轻的活力感,目前市场上这样定位的品牌还比较少。”

 

.

i-am-chen 2019春夏系列

  今年7月,i-am-chen和中国的Angel Chen、日本的Yohei Ohno以及韩国的Youser获得了国际羊毛标志大奖亚洲半决赛优胜奖,设计师每人都获得了七万澳币的奖金。接下来,他们需要制作美丽诺羊毛胶囊系列,用于角逐明年2月在伦敦的全球总决赛。最终的获胜者可以在连卡佛、Mytheresa、Harvey Nichols等平台售卖该系列。

  支晨自此开始在中国独立设计师的圈子内崭露头角,但回溯她成为设计师的历程,却充满了出其不意。

  第一次见到支晨,是在Tube Showroom的2019春夏订货会上。瘦小的她裹在自己设计的一款宽大毛衣中,显得更小巧了。如果见到本人,很难把她和“机械”、“理工”这样的专业联系在一起,而事实上她当初的确差点“入错了行”。

  支晨是厦门人,从小无论是家人还是同学,几乎都在职业道路上走着一条“正统”的路线。后来她入读了当地的一所重点高中,那时,理工、金融类工作仍高居同学们心中“好工作”金字塔的顶端。尚未有清晰规划的她便也随波逐流,大学考取了机械专业。

  而当她回过神来,意识到自己想尝试服装设计时已经开学一段时间了。如果重新学画画考美术生和参加高考,又需要额外的两年时间,但她觉得继续留在机械专业,可能要后悔几十年,还不如早点破釜沉舟。

  两年后,支晨如愿入读了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专业,并在毕业后前往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读研。在帕森斯停留一年后,她再次退学,转投伦敦时装学院的时装设计专业。经历了这几番辗转,她终于在2017年初硕士毕业。

  如今,她回忆起看似与设计毫不沾边的前十几年人生,好像还是有一些与时尚蛛丝马迹的联系。“其实从小我就对‘美不美’这件事很在意,连选择牙刷这件事都会很纠结,”她说,“小时候去超市买牙刷就必须要选最漂亮的那支,可能是天性使然吧。”

支晨

工作中的支晨

  不过,直到硕士毕业的那一刻,支晨还从未有过做品牌的念头。

  当时她眼里的设计师职业是很疯狂的。“我实习的时候,看到有些设计师牌子做了好多年,但从来没有一件衣服能有超过50件的订单,”她说,“或者整个工作室就设计师一个人,没有全职工作人员,每天还要疯狂加班。”即便是当她自己“入了坑”,成为一个正儿八经的设计师后,还是常以“时尚民工”自诩。

  拉她“入坑”的是现在的合伙人。在看了支晨的毕业设计后,合伙人觉得一定能大卖。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服装行业的水有多深,就是觉得这么好的衣服肯定能卖出去,”合伙人说,“如果卖不出去,肯定是卖的人有问题,而不是衣服的问题。”

  用支晨的话说,在合伙人的“威逼利诱”之下,她决定试一试,于是毕业设计便成了i-am-chen的第一季。那是支晨第一次尝试用针织做全系列,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成了品牌后来的主打材质。

  她第一次接触针织是从伦敦时装学院的电脑针织机开始的。

  或许是受从事科技类工作的父母影响,支晨从小就对机器的效率深信不疑,甚至相信总有一天人类会被机器人取代。而在这之前,她一直觉得时尚学校教授的手工缝制有些落后,需要两天才能缝制完成的任务,交给机器只需要20分钟。所以当她看到机器和织片的时候,就知道这是她想要的。

  除了契合自己的创作理念,支晨选择以针织作为品牌特色还因为她看到了这个材质的开发潜力。“针织不局限于毛衣,比如T恤和空气层也是针织,只是用不同的机器而已,”她说,“还有很多纱线、后处理可以选,这些结合在一起就有很多东西可以做。所以针织比消费者的认知大很多。”

  翻看支晨的朋友圈,会发现她不是在选纱线的路上,就是在纱线堆里钻研——“每次选纱线就像选妃一样纠结”。她会在一件毛衣中混3个国家、5个公司的纱线,一个季度就能使用十几种纱线。用她自己的话说,太能折腾。

支晨的工作台

  针织是特别依赖产业链的品类,因此支晨合作的工厂几乎都在中国。最初找工厂时很艰难,虽然她发现有很多专业人士对针织十分了解和痴迷,但数量还是较少。

  专攻针织的设计师也不多,近一年常在上海时装周出现的黄莎莎算是一个。黄莎莎的品牌Swaying比较突出肉眼可见的质感,例如2018秋冬系列中,无论是大衣、贴身款式,还是帽子围巾,仅看一眼便能体会到柔软、飘逸等不同的感觉。为了体现这些观感,她运用蓬松的马海毛织片营造空气感、用双面平织的方式把较粗羊毛仔纱线做出厚实感等。针织的多样性可能就是它的魅力所在。

 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针织的复杂性是双面的,开发可能性多的同时,也有许多桎梏。

  例如当纱线织得较密的时候会出现容易勾丝的情况,针织品类的售后问题也会比普通品类挑战更大一些。此外,Zemira Xu还提到了针织不可避免的季节性问题。“相对来说,春夏季针织品类的销售时间比较短,如果薄厚没控制好的话,买手们就会比较紧张。”因此,i-am-chen 2018春夏系列第一次在Tube Showroom售卖时,买手们虽然对设计风格很感兴趣,但订单量还是较少,直到秋冬才迎来爆发。

  在支晨看来,现在最难的地方还是在生产开发上。由于针织与她在学校里学习的的梭织非常不同,所以她很珍惜包括秀款在内的每一件样衣。“开发成本大、时间长,我要保证每个款从T台走下来也是可以生产的。”

  目前在i-am-chen的产品中,会看到许多具有弹性的莱卡面料的应用。2018秋冬系列中有一件蓝色的全莱卡面料大衣,支晨说,为了做这件衣服,工厂都快被她逼疯了,最后都不愿意再做,所以这款大衣成了“绝版”。

  但她希望可以等订单再多些、规模再大一些的时候去订做面料,因为这才是保证品牌独特性的关键所在。

Swaying 2018秋冬系列

支晨正在制作中的面料

  有趣的是,i-am-chen的第一个买家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(MoMA)。2017秋冬系列在伦敦时装周发布后,MoMA向她发去了参展邮件,想要买一款针织铅笔裙,当时支晨还以为是诈骗。后来那条裙子和李维斯牛仔裤、Chanel小黑裙、YSL吸烟装等一起成为了时尚展览“物品:时尚是现代的吗?(Items: Is Fashion Mordern?)”中的展品。

  那一季i-am-chen还收到过5、10件的订单,2018秋冬系列已经开始有订单量上300的款式,2019春夏系列的订单量则平均在100件左右。“现在i-am-chen确实发展的很快,我还是挺骄傲的。但讲真,不快一点就‘死’了。”支晨说。

支晨为MoMA提供的针织铅笔裙

  在界面此前做过的近20个设计师专访中,发现这些年轻设计师们都多多少少会经历品牌运营上的难处。从校园中走出来的他们一转眼便成为了创业者,投身于商海之中,而他们却很难跳脱出纯粹的“设计师”身份。

  从单纯的创意输出者,成为兼顾组建团队、找投资人、日常运营、组建供应链、品牌宣传的“千手观音”。更不用说一旦开始做品牌,还要赶着一年两季的创作周期,工作强度和学习、适应能力上都面临着极大的考验。

  更困难的是,这种情况下,设计师们原本的创意理念也会受到市场的影响。他们中有人要在中、西方市场的喜好之间做出选择,有人要在是否拓展品类上纠结,还有许多人会在款式的设计感和商业性上作出平衡。

  例如刚毕业不久的黄婉冰,她选择把原来的品牌Wanbing Huang一分为二:Wanbing Huang从时装品牌变为更体现她本人特质的艺术品牌,而新成立的AT-ONE-MENT则会是侧重商业化的时装品牌。时装品牌Evening的设计师于婉宁则把自己的艺术想法从时装设计中剥离出一部分,付诸于画廊、艺术家合作布展等活动。还有以硅胶材质打出名气的品牌Xiao Li,它的设计师李筱选择把这个不适用于服装实穿性的材质,重新运用在包袋、鞋和首饰等配饰上。

  而支晨看上去比其他人更早地考虑了这一问题。“设计师和艺术家要分清楚,我对自己的定位是设计师,而一个好的设计应该是有想法的,会是消费者愿意挂在衣柜里的东西,”她说,“就像CELINE前创意总监Phoebe Philo的设计一样,既聪明,又实穿。”

  为了便于开拓市场,支晨每一季都会做很多SKU。2017秋冬系列有20多个SKU、2018春夏做到了50个左右、2018秋冬大约有70个,新一季有80多个。“这就是出于商业化的考虑。”随着客户数量的增长,她还要考虑不同地域消费者的习惯,因此她会至少凑出1至2杆的衣服陈列,以保证每个店铺都能订到自己想要的款式。

素然店铺

日本tradeshow

  但她并未给自己的市场定位设限,一方面是因为她还在观察市场对i-am-chen的反馈,另一方面是品牌的规模未能给予她有足够参考意义的观察数据。“也许每个设计师都会说要卖给什么样的女性,但搞不好买我衣服的人可能是个有童心的年长的人呢。是给年轻的灵魂,物理的年龄只是一个数字。”不过,她现在可以明确的目标是,让别人看到针织就能想到i-am-chen。

  不过Zemira Xu认为,设计师们也可以适当放慢脚步,建立品牌的前两年可以以梳理设计师风格、做好财务计划、完善好团队为主。“作为Showroom,我们也会帮设计师看看商品结构和定价,所以不建议他们太急着关注商业化问题。”

  最近支晨已经开始忙着创作2019秋冬系列了,又不可避免地投入到纱线堆之中去,还有不到3个月时间就要前往伦敦时装周发布。“其实我觉得做什么职业都痛苦,那么无聊的痛苦总不如有趣的痛苦。”

分享到:

相关报道

© 中国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-2018
博聚网